美文精选网(www.sb294.com),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!
当前位置: > 短篇美文 > 短篇小说 > 正文

手机怎么安装亿发彩票:【小小说】王永寿/你没有情人谁信

申博 作者:网友推荐 [我的文集]   在会员中心“我的主页”查看我的最新动态   我要投稿
来源:美文精选网 时间:2020-06-22 09:30 阅读:次    作品点评
王永寿
 
       手机响起,我瞅了一眼屏幕,是老六打来的,我正写一篇小小说的结尾,节骨眼上,我没接,它响得不知趣地停了。
       一忽儿手机又响起,扰乱了我的思绪,我关了机。
       我知道他来电准是邀我去喝酒,除了喝酒,他不会打电话过来。
       终于完成了小作,身心俱爽,马上开机,打开微信,一瞧,满是红点,我一一点开。
       老大杜云飞说,老四,摆什么架子,老六打电话你不接,他再打你又关机,啥事得罪你?
       老二黄在发道,老四,忙啥狗屁事,叫你喝个酒,还请不动?我们在酒店恭候你多时了。
      老三许三来说,咱是焦不离孟,孟不离焦的六兄弟,有福同享,有酒一块喝,关机你就不对了,你是文化人,这点礼貌你能不懂?快过来,十一点三刻了。
      老五丁发根说,老四,你这个时候关机,啥意?不会是跟情人缠绵吧。
      …………
      因为喜欢喝一杯,就结识了一些酒友,并且结拜了六个酒友称兄道弟,按年龄,我排行第四,所以,他们都叫我老四。
      六兄弟个个能喝,人人都能灌下一个“榴弹”。
      六人六个职业,老大做水产生意,老二开蛋糕房,老三卖瓷砖,我开文具店,老五搞水电安装,老六买了一辆小型挖机,在城里揽生活
      匆匆赶到老地方——好年华酒店,进入包厢,老六刚开始倒酒。
      坐下遭了一顿老六的数落,我毫不含糊地自罚一杯。
      喝酒,我们这帮哥们都很爽,从不撒赖。在酒桌上,我们不谈赚钱,只谈怎么喝酒,当然,酒兴上来,我们还谈些风花雪月,我们这个年龄段,最渴望婚外情了,早对家里老妻厌倦了。我们都是奔四奔五的人,喝着、喝着,就唉声叹气,你道商海风险大,他说每天如鸡一样,两只爪子得在地上刨出血来才有一爪食吃。互诉烦恼和在生活中的忧虑,还有自身的孤独,道得涕泗横流。
      老六突然站起身,高举着满满的一杯酒,大声嚷,我的兄长们,来、来、来,干了这杯酒,今个咱道一道咱男人的高兴事。大家举杯仰脖咕噜咕噜下肚。
      老三放下杯子,眨了一下眼皮,说,要说高兴的事,我许三来还真有一件。他又压低了声音,说,告诉大家,别外传,更不能在我那娘们面前胡咧咧。
      老二歪着头道,别买乖,有屁快放。
 
 
      许三来把脸上的情绪理正,“咳”了一声,说,我处了个相好,那小娘们可水灵了。
      老大一拍桌子说,我当什么好事,处了个娘们,有什么稀奇,这年头,是大老爷们,谁外面没一两个相好的,婚姻本是爱情浇灌出来的美好产物,但在婚姻中待久了,找不到当初情趣和感觉,已感到婚姻生活的泛味和无趣,加上在社会中打拼的诸多烦恼,生活中的忧虑,还有自身的孤独陷入一种封闭状态,处个情人,是最好的释放,咱偷情,偷的是一份理解和懂得。
      老五耸了耸肩,说,咱袋里有银子,漂亮的妞自然粘过来,真没个情人,在世上真白走一回,那多遗憾。再者,女人也喜欢我们男人去献殷勤,有句话叫啥来着,哦!女人要年轻,就要男人暗地里爱慕。
      我冷嗖嗖的目光在一张张得意的脸上睃过去,他们一个个惊愕得打了个激灵。
      我吁了一口,说,你们说得太绝对化了,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喜这口。
      许三来目光戳着我,说,老四呀!老四,你诸云旺敢说没情人,谁信?文具店生意做得风声水起,爱情小说写得那么吸引人,没有亲身体验,能有那么生动?都说创作来源于生活。
        老大右手中指直指我鼻翼,说,你诸云旺说没情人,我就从这三楼窗跳下去,你是隔着门缝吹喇叭——名声在外,女人能放过你?
      我冲他苦笑了一下,结巴地说,我……不……好……这……这……一口。
      老六站起身,喉咙口紧了一下,又搐了搐嘴角,说,你这不是去菩萨面前学鬼叫,哄骗不了的,是男人都好色,咱都四五十岁的人了,守着一个形同枯槁的老妻,马王堆干尸一般,谁不想再吃上一口嫩草,你诸云旺就是学问再高,也难逃“色”字。揪出的大贪官,一个个学问都比你高,哪个没有几十个情人?
      这时,我们虚掩的包厢门被推开了,大家的目光贼亮地射向门口,老三发出“哇哇”,真靓的妹子。我对面的老二动着嘴巴,脸一下子活泛起来,不断地吞咽口水,硕大的喉结像一枚反复拔动的算盘珠……我也扭头,不看不要紧,一看,愣了愣,倏地撒回了刚才一脸的兴奋,我的脸颊开始抽搐,目光软了,内心叫苦,我的天呀!我的心肝,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?我努了努嘴,手在腰间轻轻往前动着,示意她快点离开,她没领会,径直走过来。
      我马上收回目光转回身,头埋得低低的,听到她的脚步声已在身后,马上感觉到一双柔软的手搭在我左右肩上,我的心一下腾地起波浪,她压低声音,生怕会扎疼人似的,语速很慢,声音绵柔,神情里含着娇媚,轻轻一笑,说,旺哥,听到你声音,我就说服不了自己,脚就往这儿迈了,我们姐妹几个也在对门聚会,去,见见我的闺蜜。
      我突然寒噤了一下,似一股阴风吹透了骨头,哥们个个捂着脸窃笑。
    澳门太阳城快速登入 何氏贵宾会游戏真人占成 银河赌博网站 百盛游戏客户端 娱乐英皇开户
    澳门神话官方赌场 皇浦指定赌场 澳门伯爵好玩吗 澳门海立方棋牌技巧 博狗香港线路
    大发网站 一号庄代理最高占成 华尔街游戏开户 财富体育洗码 永盛贵宾会
    智尊娱乐官网 百乐宫认证官网 申博娱乐城官方网站 凯旋门现场开户 大赢家在线娱乐城